=夏漩
啥都不会
跳坑 杂食 假意识流
滚 | 扎 | 漫威 | 全职 | UT | LotR | HP | VOY | SW | DW
除稿件以外非商用抱图随意

发发草稿

(动作有参考)

搞个乐乐

摸一个第九赛季输给轮回以后说着“我没事”的乐乐(我好爱他)

“豹子到这样高寒的地方来寻找什么,没有人做过解释。"

je voue mes nuits à _____

我暴起摸鱼


我还能画.jpg

突然回坑

【萨莫萨】Mountains

* 标题是bgm

* 断手选手复健,千字短打,没有情节

-


“我回来了!大师,今天给你带了瓶上好的葡萄酒,想和我一起尝尝吗?”


萨列里平躺在床上,呼吸波澜不惊,连眼睛都没有睁开。


“还有您最爱的糖果。”


-


莫扎特的葬礼冷清得不像是个在维也纳大有名气的音乐家的葬礼。


只有那么几个无关紧要的人,他们心不在焉地打着伞站在那儿,手里捧着的那些雪白的花儿稀稀拉拉地在雨里蔫着。莫扎特和其他几个穷人一起躺在在这个不起眼的旮旯里,谁都可以来撒把土,看着他们就此消失。那些白色的花儿被雨水粘在廉价的棺木上,头朝下耷拉着,像一堆寒酸的破布条。那就是莫扎特...

还有什么比无脑沙雕更让人快乐

And we could run away before the light of day

You know we always could


nuno丑 by 鹅

米开来 by 我


我是碰过真实画材的人了我爱鹅我好快乐!!


死去的花儿和死去的音乐家

三个世纪过去了,爱吃甜食的意大利人还爱吃甜食吗?


——我唯一悲伤的事情是我没能与您一同逝去。


——死中又如何不时时刻刻孕育着生呢?


音乐家盘着腿坐在地上,看着来人在他墓碑前吃完了一整盒意大利面。


他对着正给他的墓碑拍照的游客眨了眨眼睛。


——啊,下雨了。你是来陪我一块儿淋雨的吗?


——如果我可以徒步走过时间、就这样顺着这条您走过一万次的青砖路,我是否能再一次呼吸您呼吸过的空气、触碰您触碰过的羽键琴,再一次拥有您的微笑、您的眼睫毛和手指尖?


看不见的乌鸦站在看不见的墓碑上阴沉沉地叫了四声。


他拿着最后一支玫瑰花去了他该去的地方。

K397 Fantasia in D Minor

* 求大家去听k397!!救赎!!

* 内田光子的版本!!请!!请务必!!

* 其实是好久以前写的后来用在了pwp里(...)在炒冷饭

* 剧透音乐预警


-


像是被一片羽毛拥抱着。


冰冷的水漫过咽喉、漫过鼻腔、漫过没有眼睑的眼睛。眼前旋转着炸裂着的是五彩斑斓的光。无法呼吸。无法呼吸。无法呼吸。一条在水里淹死的鱼摆动着尾鳍游过黑暗。


玫瑰和紫罗兰在脚下蔓延着,泛着波光氤氲开去,流动着、一应一和地闪烁着,在视力所及的尽头模糊成一团团棉絮一样柔软的光。腥咸的海水混着奇异的茶香。


像是要在浓稠的黑暗里溺亡一样地被拥抱着,轻盈而无形地被拥抱着,像是仅一次呼吸就会被吹散...

像鱼儿一样游过被黑暗和尘埃弄脏了的房间,直到天明,直到你看见光。

你看见满地枯萎的向日葵、碎成蛛网的玻璃窗、被压扁的可乐罐子;你看见一地废纸,你看见火,你看见大象成群结队地在视力不可及的远方跋涉。你看见光透过玻璃,模糊不清地探出一只手试探地抚摸你的脸庞。空气里弥漫着玫瑰的味道,你问,那支玫瑰也枯萎了吗。

玫瑰花瓣像可乐瓶一样红,它静静躺在我手心里,它随时会化成灰烬。你又该如何杀死一支玫瑰呢?它既是玫瑰又是火焰,它的美正存在于这无法调和的矛盾却又共存着的奇异平衡之中。你可以把它撕得粉碎,它却依旧毫发无损;你想要把它烧成灰烬,可你又怎么能烧毁一团火焰呢?

那支玫瑰依旧是一支玫瑰。你看着满地的狼藉,你看着...

@莫凛 的点图!@S.🍻 太太的梗(dbq
细化what细化我糊糊我快乐(打死

我怕不是在梦里摸鱼

妖娆米扎在线媚眼(bu)

印个小卡片做con无料有人要吗 没人要我空手去了啊(

没抢到vip痛苦摸鱼,有人出vip吗


求求了


(ó这个米开来什么时候画的为什么我毫无印象()

两分钟潦草复健
(忘记怎么正经画米开来.jpg
(还有 我好喜欢我上一张画的扎特.jpg

(突然想起来这儿还没发)
是6.26欧巡波尔多场
我就是全世界最快乐的强化女孩呜呜呜呜呜

“Genius is the infinite capacity of taking pains.”


画得太快乐了以至于把好好的一句毒鸡汤
画成了甜饼(。)


(音符来自k396第一小节x)

“If only I could make you stay...”

你要幸福——

合绘的鱼龙!
宅龙和后期都是你们可爱无敌爆炸的鹅又老师,她甚至帮我的鱼姐画了条腿(雾
吹爆!

鹅又:

@夏漩 合绘的鱼龙!
废弃泳池底下的美妙日常w

※鱼姐:夏老师
※宅龙:我
※勾线&整体处理:不好意思还是我

吹爆这个性感迷人超威骚的鱼姐!
合绘太有趣啦!简直两个人都画风突变!
(拒绝解释为什么宅龙眼睛会有三个鱼眼大……
(而且夏老师并没有给鱼姐画手脚于是勾线的我一怒之下就“自由发挥”了……


---
*姿势有参考,瓷砖是贴图

“请不要在我的坟前哭泣,我不在那里。我没有睡去。”

瞎鸡儿涂鸦

粉色的月球不会碎x

双扎
完全错误的打开方式

油漆桶画画真好玩儿..!

今天也不知道自己在画什么ooc玩意儿.jpg * 5

“My last word is your name”

“那些我抓不住的他的音符”

1 2 3 4 5
© 哑夂 | Powered by LOFTER
回到顶部 ∧